导航菜单

我国外债结构优化 四大指标均在国际安全线以内-未解之谜大全

2019年随着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加快,以及MSCI扩容、人民币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,来华股权和债券类证券投资规模维持在较高水平。

原标题:我国外债结构优化 四大指标均在国际安全线以内

外债负债率、债务率、偿债率、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,这是国际衡量一国外债状况是否健康的四大指标。近日,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》显示,我国外债四大指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,外债风险总体可控。

外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受中长期外债、本币外债和债务证券增长推动,外债结构持续稳定。以外国投资者投资中长期人民币国债为主,且主要投资者为境外央行,其目的是长期配置资产,不以短期盈利为目标,投资具有内在的稳定性。

我国外债负债率、债务率、偿债率、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,分别为14%、78%、6.7%、39%,均在相对应的国际公认安全线20%、100%、20%、100%以内,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。

2019年,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1474亿美元。其中,境外对我国债券投资净流入1025亿美元,再创新高,小幅增长3%,占来华证券投资净流入的七成。2019年,我国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579亿美元,比2017年净流入规模增长96%。

总量有所增加四大指标均在国际安全线以内

“当前境外市场的政策利率水平普遍处于低位,这为我们的企业到境外进行融资提供了更大空间。”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宣昌能3月22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说,上调宏观审慎调节参数将有助于境内机构特别是中小企业、民营企业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、两个市场,多渠道筹集资金,缓解融资难、融资贵等问题,助力企业复工复产。

从报告上看,截至2019年末,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20573亿美元(不包括中国香港、中国澳门和中国台湾的对外负债),较2018年末增长745亿美元,增幅为3.8%。

我国外债结构优化 四大指标均在国际安全线以内

“整体来看,外债余额的增长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的进程。”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,境内投资者在境外配置资产的需求得到了较好满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“风险共担型”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,起到了外债结构“稳定器”的作用。2019年末,债务证券余额5293亿美元,其中八成以上为中长期外债,近七成是人民币债券。这大幅降低了期限及币种错配的风险。

事实上,我国外债增加与我国对外资产的增加保持着稳步协调的关系,我国对外资产增幅还略高于外债增加水平。截至2019年末,我国对外资产较2014年末上升20%,同期外债增幅16%。

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保持较高规模

近日,人民银行、外汇局联合发布通知,将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由1上调至1.25。政策调整后,企业跨境融资风险加权余额上限由原来净资产的2倍提高到2.5倍,这意味着企业向境外融资的空间较之前扩大了25%,预计对企业支持力度可能达到几百亿美元的规模。

相较于同等经济规模国家,我国外债绝对规模并不大。世界银行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,我国外债余额居世界第13位。美国、英国、日本外债分别是我国的10倍、4倍和2倍。

新政策便利中小企业融资不会引发外债规模的大幅度上升

宣昌能表示,当前我国外债规模和结构合理,外债总体的风险可控,企业向境外银行、关联公司等借款的规模不大,占外债总规模的比例并不高,提高宏观审慎调节参数在便利境内机构跨境融资的同时,不会引发外债规模的大幅度上升。